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随笔

文化 | 西政78级9班的故事:有关朱孝清、贺卫方、阮其林、张鸣起……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7年03月27日
当社会上议论西南政法学院 ( 简称西政 )78 级现象时,令我引为自豪的是,其中不少人出自我当年上大学所在的 9 班。作为当年的班长,我对朱孝清、贺卫方、阮其林、张鸣起、杨忠明、裴显鼎、曹守晔、李伯桥、王凡、叶峰、李玫等同学颇为熟识,昔日同窗四年的大学往事记忆犹新,跃然纸上。
西政法律系 78 级共有十个班级。入校伊始,学校根据管理要求,分别指定了班级支部书记和班长。来自山东龙口某农村大队书记的张鸣起入学后 转岗不转行 ,当班党支部书记轻车熟路,众望所归,四年下来,连续当选。行伍出身的我,虽自感水平不济,但责任心尚强,前后也任期三年。任职初期,不敢懈怠,在较短的时间里掌握了全班人员基本情况 : 全班同学共 35 人,分别来自全国 16 个省份,其中男生 30 人,女生 5 人,号称 五朵金花 ,年龄最大的是 1947 年出生并来自 盐都之乡 自贡市的夏根 ( 俗称老夏 ) ,年龄最小的是 1963 8 月出生、现任国家法官学院院长的黄永维。上学前,全班党员 9 ( 在校期间发展 9 ) ,其余均为团员和群众,出身经历各自有异,工人、退休军人、知识青年、科技干部、机关职员、中学生等应有尽有。记得已有两个孩子的老夏用四川口音打趣地对小黄说,咱们可谓 父子同学嗦
初次召开班级会,鸣起书记传达学校党委的若干指示,内容无非严格按照学校确定的 半军事化管理 的要求和 绝密专业 的标准,克服条件差等困难,争创 三好 班、保证学业圆满完成,云云。当听到同学们对我那一口闽南普通话窃窃私语时,一度让我郁郁寡欢。
当时学校没有编配辅导员,班上的行政管理,主要在党支部一班人的领导下,由班长 ( 兼支部副书记 ) 负责。班级工作事无巨细,杂事繁多,上传下达、请假销假、组织讨论、调整宿舍、评选奖学金等。更令我烦恼的是,地方院校与军事院校管理毕竟不同,在工作中难免遇到诸多尴尬。学校与部队某营区相邻,起初,每天一早起床号一响,我便会按照部队作息习惯,逐个敲开男生宿舍,催促大家起床晨跑。一些同学睡意正浓,甚为不悦,有的磨磨蹭蹭不愿出门,有的私下嘀嘀咕咕,直言不讳 :“ 这不是军队院校,瞎折腾啥 ?”“ 中美合作所关押的犯人也没有这么早放风 !” 学校规定晚上 11 点熄灯,于是每晚熄灯时间过后,在东山大楼学生宿舍走廊巡查成为我的一项神圣职责,每当敲门催促寝室熄灯时,一些苦读书的 夜猫子 总会对你咬牙切齿。一次晚自习回来,见有的同学在宿舍私点电炉时,我怒不可遏,上前就把电源插座拔走,若没有其他同学好言相劝,险些酿成一场 战斗 ”! 当意识到在地方高校当班长这活儿吃力不讨好后,我便向支部提出辞职。此后朱孝清、叶峰两位同学陆续接任,各担任一个学期的班长。后来不知什么原因,全班同学又把班长这一光荣而艰巨的担子交给了我,使我再有机会为 9 班同学服务,有幸在每位同学的毕业鉴定表上,郑重地签上我的名字。
现任江西省高院副院长的方晓春说过,总结 西南 78 级现象 ,不论是西政学子明星般的列举,还是对西政人的 博学、善思、实干 的评价,总觉得有一种西政的问学秘方,至今被人们所忽略,那就是讨论课。 9 班在学校给人们留下的印象比较内敛,但就班上而言,学习讨论风气之盛、双方唇枪舌剑气氛之浓,令外班同学们广为称道。在校学习期间,虽然国家仅有 7 部法律,可供研究探讨的法律图书资料稀少,但各种法制影片、 文革 案例、社会现象,都能成为课堂上的热门话题。一些同学看了电影《追捕》之后,第二天教室里就出现了热烈的争论。有人说,杜丘身为检察官,为什么遭人诬陷后竟然采取了逃避司法当局追捕的办法,而不是理直气壮地到法庭去据理力争 ? 还有人说,被人驱使去诬陷杜丘的横路夫妇,一个横遭杀害,一个被药物弄成白痴,难道他们被杀、被害就石沉大海,永无真相大白之日 ? 班级组织讨论的题目大多围绕现实中的法治主题,诸如人治还是法治、蒋爱珍案件、张志新案件等,讨论氛围格外热烈,惊动了学校宣传部领导关注,专门派人来我班进行摄影报道。我想,贺卫方、阮其林、李玫、陆绮、杨忠民等人之所以能有今天那一副能言善辩的口才,或许多少是从当年 9 班的讨论会和寝室的 卧谈会 中受益的吧。
学校前后为本科学生开设 26 门必修课, 9 门选修课。在 78 级法律专业的 360 多名同学中,唯一的一位全优生便是出自于我班的朱孝清,堪称名副其实的 学霸 。记得入校后期末的第一次考试前,孝清虚心向我请教,我便拿出自己的笔记本娓娓道来,看着他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,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。但考试成绩下来后,他的几门功课全优,而我优良参半,心情极其沮丧。事后,我请他为全班同学讲授考试秘诀,他的经验之谈,着实让大家醍醐灌顶。然而,四年之后,尽管全班同学乃至整个 78 级同学都在 头悬梁、锥刺股 般地学习,但除了朱孝清,还是无一人能达到门门功课全优的标准,当有的同学质疑他藏匿着考试秘诀时,他无奈地摇头,仍然是一副谦恭的表情。
四年下来,数我班同学在全国各地和校刊发表文章和论文最多,高达 40 多篇。其中李玫、贺卫方、李伯侨、朱孝清、王凡、朱晓武、曹守业、尹向兵等人,都曾经在《中国青年报》《光明日报》《解放军报》《重庆日报》《四川青年》《西南政法学院学报》等报刊发表论文、文章,内容题材各异,通讯报道、诗歌散文、讽刺小品文、学术文章等应有尽有。我至今仍然保存着尹向兵的《多么好的集体》、贺卫方的《镜子篇》、李玫的《模拟法庭开庭记》、王凡的《也谈 清官 》、李伯侨的《也谈 猫懒鼠勤 》等文章,有的幽默诙谐,有的笔锋犀利,如今时常翻阅,仍有新的启迪。


1982 年全班毕业留影,看看有你认识的吗 ?
1979 年春节期间,校团委组织全体留校同学进行登歌乐山比赛,我得了第三名。入校前曾经担任中学语文教师的朱孝清为此专门写了一篇《登山》的文章,刊登在院刊上,文章不仅描写了我登山的英姿,而且描绘景色的一连串优美语句给人印象尤其深刻 :“ 站在山顶,放眼远望,只见周围群山,起伏绵延,青松挺拔 …… 远处茫茫烟雾中高大厂房、林立烟囱隐约可见,机器轰鸣铿锵之声依稀可闻 ……” 这篇文章,我至今留存着。
1980 12 11 ,在纪念 一二 · 运动 45 周年文艺晚会上, 78 级演出的小话剧《车过盘云岭》,赢得师生们一阵好评,这话剧的创作者便是我班的朱晓武 ; 演员中, 9 班的同学也占了近一半,从剧照看,当中有朱晓武、贺卫方、陆绮、杨忠民、刘海平等人。
1979 10 月,叶锋同学因患急病需要马上进医院动手术,学校远离家乡,没有亲人照顾,住院将耽误学业,怎么办 ? 班上的党团组织、班委会专门召开会议,制定住院值班表。叶锋住院动手术期间,全班同学主动轮流到医院看护,保证每天 24 小时都有人守护在病床前。我在与外校举办的篮球比赛中,不慎右手粉碎性骨折,正下班的学院院长遇见,立即下车让同学将我搀扶到他专车上,紧急把我送到三医大救治,由于救治及时,伤势恢复很好。
初入学校,学生食堂不仅油水稀少,且主打菜肴多为绿色食品 —— 藤藤菜 ( 空心菜 ) ,每月为数不多的定量荤菜只能被固定为每周四中午才可享用,被同学戏称 法定吃肉日 。于是,班上不少学生时常出门解馋,催生了校门口小面摊的生意日渐兴隆。当时途经此地参观烈士墓的外来旅游者,见到一群脚登塑料凉鞋肩挎书包、一手挟书本一手持饭钵、胸前佩戴校徽的学生们围拢着 好运来小面摊 水泄不通,误以为出什么事了,纷纷凑挤过来一睹,得知事实原委,嘀咕不止 :“ 大学生吃小面啷个闹热成这个样子啥 ?” 一次杨忠民与许江、贺卫方到杨公桥小饭馆打牙祭,进门坐定后听女服务员报菜名时,馋涎竟然从口中流出,更要命的是滴洒在服务员的手背上,服务员恼羞成怒,正欲发作,杨忠民、贺卫方紧忙赔上笑脸 :“ 小妹子莫见怪,好多天肚子没得油水嗦,而你报的菜名太有诱惑力哈 !”
被称为 火炉 的重庆夏天滚烫如火、酷热难耐,学校临时搭建的西山澡堂每周只开一天,只有三十来个喷头,还经常缺水断电,于是,班上有的同学时常乘着风高夜黑、夜深人静的时辰,拎着学校给每个宿舍发的铁皮桶,高一脚低一脚地在校园附近周边到处寻找可以洗澡的水源。一次,王凡、杨忠民等同学总算找到一处有水的蓄水池,个个乐不可支,立马脱得精光,正洗得尽兴时,突然一道雪亮的电筒光直射夜幕下的雾里白条,更让当过兵的王凡、杨忠民感到恐惧的是,他们竟然听到久违而熟悉的五六式步枪发出的拉枪栓声响。原来,他们已经不知不觉中闯进山下军营的蓄水池,被查哨的战士逮个正着。
9 班在学校发生的事有的是开先河的。来自安徽的万涛同学入校前下过乡、当过兵,进过厂,入校后已经有认识已久、关系确定的未婚妻,年龄均已经过了而立之年。想到在校生毕业之后方可结婚的规定,两人焦虑不安。一次在与校团委书记闲谈时,谈及结婚事宜,学校认为只要双方年龄够了,可以按照 调干生 的规定批准结婚。这让万涛喜出望外,赶紧按照程序逐级申请,两人终于办完了所有手续并拿到了大红的结婚证书。经学校批准,全班同学纷纷出资赞助,在东山二层外语教室里仅用 20 多元钱,为万涛夫妇举办了一次 隆重 的婚礼。在婚礼上,张奋泉的口琴、贺卫方的山东快书、周农的湖南花戏唱段、赵一民的小提琴独奏《新疆之春》等节目,更为婚礼助兴添彩。据说,这是学校首次为在校本科生举办的前所未有的婚礼,至今没有后例 !
临近毕业的最后一个学期,我们班如愿被评上 三好班 ,当我代表全班从院党委书记张文澄手中接过奖状时,心情无比激动。如今,大学毕业已经 33 年了。全班同学天各一方,分散在北京、成都、广州、深圳、南昌等地,有的成为著名的律师,有的当了桃李满天下的园丁,有的成为国家政法部门的领导干部、法官、检察官,虽然有些同学已经退休或者即将离任,但仍然为中国的法治建设鼓与呼。班级组织几次聚会,大家不论年龄大小,不论职务高低,见面一句 老同学好 ”“ 老班长好 的称呼,足以让人眼眶发涩、心里发热。回想起 2003 12 月全班同学在北京三座门聚会齐唱《难忘今宵》, 2008 10 月在重庆歌乐山下大家哼唱影片《追捕》的配曲 啦呀啦,啦呀啦啦呀啦 ……” 不禁感叹青春无限,时光难留。
让人伤感的是,班上已经走了两位同学。四川省委党校法学教授李小路, 2005 5 18 日被入室抢劫的罪犯残忍杀害,成为西政 78 50 位女生中第一位离世的女性同学。班上年龄最大的夏根也,今年 3 31 日不幸病逝,清明时节,贺卫方赶到告别会上代表九班同学致悼词,他几次哽咽,泣不成声,使在场的我们不禁潸然泪下,感慨万分。
阮其林说过 :“ 我是 1978 年考入西南政法学院法学本科的,被分在 9 班。在 78 级的日子里,我是不起眼的那类人。虽然没有让同学们感到自豪的学术经历,但是我感到很幸运。 ”9 班的尹向兵至今仍然记得他当年的准考证号为 1789 ,贺卫方当年的准考证是 00289 ,最后都有一个 9 的数字。在中国人看来, 9 字寓意着天长日久,吉祥如意,这真就是一种缘分啊。岁月流年,往事如烟,祝愿 西政 78 9 的同窗情谊永存 !
关闭
友情链接

版权所有:365bet滚球网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经六路延长线1号 电话:0531-85030000 邮编:250023